市委 市人大 市政府 市政协 联系我们 | 站务公告
学习随笔
首页 > 学习园地 > 学习随笔 > 正文

《史记》帝皇篇——帝尧
2015-12-10 16:18:19   来源:中共济源市委老干部局   来源:济源市老干部局    点击:

        轩辕黄帝百战成功终于登上帝位,但是人终有一死,黄帝纵然有绝世的雄才伟略,但也难以对抗岁月的侵蚀。
        黄帝死后,他的孙子高阳接过了帝位。为什么是他的孙子继位,而不是他的儿子,这一点在史记上没有记载,不过有传说是因为黄帝最喜欢的儿子昌意死的早,所以黄帝就选择了昌意的儿子高阳来继承帝位。
        高阳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帝颛顼,他继位之后继承了黄帝的勇武,继续为华夏帝国开疆拓土,几乎征服了周围所有部落,用史记上的话说就是“动静之物,大小之神,日月所照,莫不砥属”。
        帝颛顼用自己的武力给后代留下了一个强大的华夏帝国,但是他死之后,这个帝位同样没有传给自己的儿子——穷蝉,反而是传给了自己的侄子高辛,为什么没有传给自己的儿子或者孙子,这一点实际上同样没有记载,有人说是颛顼的儿子之间起了争斗,也有人说是高辛起来造反夺了帝位,总之高辛登上了帝位,也就是后来的帝喾。
        帝喾据说很有灵气,一出生就能叫出自己的名字,这一点看似很厉害的样子,但是跟后世皇帝们那些生而满是红光,又有龙吟之声,再或者有祥云笼罩比起来,高辛能叫出自己名字的本事实在算不上什么。
        高辛登基之后,普施恩惠,急民之所急,非常亲民,也算得上是一位开明的君主,在他的治理下国家也没有出什么乱子,算的上是一位守成之主,可惜在选择继承人这个问题上,却给他留下了一个大大的污点。
        帝喾娶了两个妻子,其中陈锋氏的女儿,为他生下一子名曰放勋。娵訾氏的女儿,为他生下一子名曰挚。挚的年纪较大为哥哥,放勋自然就是弟弟。
        帝喾慢慢老去,也该是选择继承人的时候了,按照前面两位的规矩,这一次他可以选择孙子也可以选择亲戚,但是这一次他违背了黄帝一族的传统,竟然选择传给自己的大儿子——挚。
        不能不说帝喾的眼光比轩辕黄帝和颛顼帝差远了,在他死后,他的继承人挚登上了帝位,在史记上对于这位帝挚的表现只有一句话,“帝挚立,不善。”也就说这个挚在位时没啥政绩,干的非常不好。
        正所谓能者上,庸者下,帝挚干的不好就该下台。于是他的弟弟放勋站了出来,废掉了哥哥帝挚,自己登上了帝位,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帝尧。
        在鹿鼎记里面韦小宝拍康熙马屁的时候,最喜欢用的一个成语就是“鸟生鱼汤”,每一次都能拍的康熙很舒服。这里的鸟生鱼汤其实就是“尧舜禹汤”,这四位都是上古明君,其中帝尧排在第一位,可见他的确有些本事。
        史记上说这位帝尧“仁如天,知如神”,说他即仁义又有智慧,在他执政期间制订历法、治理腐败做了许多的顺民心的事情。
        但是他最让人称道的是能做到“富而不骄,贵而不舒”,能“明驯德,以亲九族”。
        意思就是说他虽富有四海,贵为帝王,却能不骄傲,不放纵,崇尚道德,亲近子民,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他能做到“为人民服务”。
        一位远古的帝王却拥有着共产党人的高贵品质,所以他成为一代明君也就顺理成章了。
        明君帝尧统治了华夏帝国六十余年,他开始渐渐衰老,到了该找继承人的时候了,他亲眼目睹了他的父亲帝喾在挑选继承人上面的失败,所以当他面临同样问题的时候,他采取了异常谨慎的态度。
        黄帝的血脉经历数百年的繁衍,已经形成了一个数量庞大的大家族,如何在这个大家族中挑选出一个合适的继承人,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,仅凭帝尧一人之力很难完成这个艰巨任务。
        帝尧决定发动群臣,让大家来推荐人选。很快大臣们就推举了第一个人——丹朱。
        丹朱是帝尧的儿子,按照道理应该是帝国的第一继承人,群臣的推荐也在情理之中。但是这个提议却被帝尧给否决了,父亲是最了解的儿子的,对于这次否决帝尧用了五个字“吁!顽凶,不用。”
        这五个字言简意赅,“吁”是帝尧的叹息,看来这个儿子不让他省心,“顽凶”是对自己这个儿子的评价,愚蠢,凶恶,“不用”是帝尧的决定,丹朱不能继承帝位。
         帝尧直接否决了自己的儿子,让群臣感觉到了帝尧要选贤用能的决心,于是很快第二个人选——共工被推举了出来。
         共工是一个能人,史记上说他能“旁聚布功”,用今天的话来说,他可以广泛的发动群众,来做一些事情。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,一个能共广泛发动群众的人,似乎是继承帝位的最好人选。
         帝尧依旧用一句话否决了群臣的推荐,“共工善言,其用僻,似恭漫天,不可”。
         帝尧的意思是共工很会说话,但是用心不正,看着是在用心做事,其实是在欺骗大家,这种人不能用。用今天的话说,共工的确很能发动群众,但是你发动群众上访就不对了。
         共工又被否决了,帝尧一连否决了两个人,群臣们一时间也找不到更好的人选。
        就在此时,华夏帝国遭遇了罕见的大洪水,这一场洪水几乎影响到了整个帝国,一时间治理洪水成为了帝国最重要的事情,选择继承人的事情就被暂时搁置了。
这一场洪水,不仅影响到了帝尧选择继承人,更直接影响到了后面整个历史的发展,这是后话,暂时不提。
        面对着巨大的洪灾,年迈的帝尧有些力不从心,于是群臣推荐鲧来负责治理洪灾,帝尧一开始并不同意,尧认为鲧“负命毁族,不可”,意思是说鲧这个人喜欢违抗命令,名声不是很好。
        帝尧不认可鲧,但是群臣一时间也没有更好的人选,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群臣只能上奏“试不可用而已”,就是先让他试试,实在不行再换。
        没有选择之下,帝尧任用鲧来治水,这一用就是九年。九年时间里面,鲧虽然费尽心力,但是却没有见到任何成效,洪水依旧肆虐,百姓还在受难。
        此时距离上次推荐继承人又过去了十年,老迈的帝尧真的没有精力再来治理这个庞大的帝国,而肆虐的洪水,必须要有人来治理,于是继承人的选拔被再次提上日程,是时候为这个帝国选择一位新的管理者了。
        如果说上一次推荐人选,主要还是集中在在职干部身上的话,这一次推荐人选的范围明显变大,几乎是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选拔,就这样一个叫做重华的年轻平民被推荐到了帝尧的面前。

上一篇:《史记》帝皇篇——黄帝
下一篇:《史记》帝皇篇——虞舜

收藏